琥珀三叠

「一樽酒,黄河侧。无限事,从头说。相看恍如昨,许多年月。」

天色透出几分青亮来,湖水睁了迷蒙的眼与游人随行。
山水相映,凉风扑散,结伴人声皆在远处,光阴仿佛都堪堪浸了蜜,滞在一帘花香里。

伶人着了一身宝蓝的薄袄,立在船尾,袖口处晃荡出半截坠玉的红绳,缓缓悠悠地唱同一支小曲,音色恬淡绵软,手底下正忙活着,待要泡茶。身旁一顶小圆桌上已摆好了各色茶料,只等挑拣了合心意的慢慢熬煮。五味子,艾草,葛根,橘皮,麦冬,甘草,当归,桂皮,大枣,菊花,核桃,决明子,枸杞,山楂,黄芪,丹参,栀子,一盘青梅。

他在不远处的睡塌上闭着眼,连梦也惊动,颇失了平日里的沉稳威风,只慌乱地低低唤着一个名。如咒语。廖禾,廖禾。廖禾,廖禾。

伶人微抬了下头,便敛下目光,继续择着手上红润的枸杞,数珠一般仔细。

如此的年岁,该是少说些话,多做点事,闲闲扰扰,自顾自把心酸和甜蜜都悄无声息地裹起来,一颗颗一片片择好,泡进热茶里,像这样喝下去,不动声色,冷暖自知,到处漂泊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Jenni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