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阳光明媚的春日,收到了@貂丁 太太的《爱情传奇》和《无神论者》。

两本书的封面——酒杯和手术刀,烟与火——真是好配黄赵的感觉。

一个不会喝酒的人好几年前还试图去了解了一下鸡尾酒的品种。太太笔下的黄赵让我想到了Nikolaschika——用摆在酒杯上的柠檬片包住砂糖,用力咬,待口中充满甜酸味之后,再一口喝下白兰地。又新鲜又凛冽又刺激。

烟的话就缠绵多了,总令我记起一句歌词:“你头发都烧成了过眼云烟,我也抽不完。”至死方休式的浪漫主义。

P3快递单上太太的签名被我成功保留下来了哈哈,厚着脸皮以留地址的借口让小哥撕了半张,在小哥带着“你就不能拿手机拍个照么”的疑问里开心地取走了件。

无伤大雅的借口有时候也挺不错的,咂嘴。


评论(2)
热度(12)
  1. 潋流光Jennier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Jennier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