终老烟波不计程

收到了灯灯太太 @隔山灯火 的超大包裹,让我就这样融化在太太的爱里吧,躺平。



关于方舟,无论从装帧到内容到周边都饱含太太的用心以及对楼诚的爱意。之前已经看到了好多篇repo关于周边的赞美,就让我再特别夸一夸封面吧。

远距离拍图很容易忽略了这种细微的美好,于是拍个特写展示——天蓝的封皮交织着凹凸错落的纹理,覆着一层闪烁的银,印戳的四周环绕着线条流畅的水纹,仿佛日光之下汹涌起伏的海的波涛。这让我想到了古老的圣经故事,那天灾中唯一安然无恙的一方避难所。于是太太的方舟也总令我感觉到一种希冀,关于国,关于家,关于爱,关于情。

这份希冀系于阿诚哥围巾流苏间的绳结,写在沈小姐的一纸止咳偏方,流露于一个眼神、一段沉默,甚至只是一包葱油饼,一份俄式的奶油蛋糕。

同时方舟也时时让我感到熨帖的慰藉,太太笔下的楼诚纵然历经难阻,但总能化险为夷。于是一边紧张着,一边又能自己宽着自己的心。

有一首心爱已久的诗,借着repo也一起分享给太太——大地春如海,男儿国是家。龙灯花鼓夜,长剑走天涯。

爱诗中天地间的壮丽绮美,也爱无限深沉辽阔的气度。



除了方舟的无料,还有太太各种爱的投喂和礼物。


记得我很久前曾给楼诚设计过一个logo,取义“烟波万里,举杯共饮”。正因“江湖酒伴如相问,终老烟波不计程”。

而我至今仍然不会喝酒,于是只取后半句作题表白太太。


在这个淅沥的雷雨夜,想您。

愿您一切都好。

评论(1)
热度(17)

© Jennier | Powered by LOFTER